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心路思考

 
 
 

日志

 
 

【原创】先从书的最后那段话说起  

2017-05-24 18:52:11|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 5月 24 日 周 三

       我翻阅着刚读完一周的《追忆似水年华》,阅读它的过程好似一段美妙的旅行。一个星期来总想写点对这部传世巨著的感受,却不知从何处下笔。这既不是因为我深陷书中难以自拔,也不是因为它被认为是20世纪一部卷帙浩繁、文风别具一格的最重要的一部小说,更不是因为全世界已经有那么多名家对本书的评论,而是因为阅读完后受它冲击的是人的整个精神世界---心灵,白纸黑字的小说让人时时深入其间,心入其中,阅读它有时会产生一种阅读自己的感觉。
      第七部(“重现的时光”)是小说的最后一部,刚读过不久,对它印象最深刻,尤其是全书的最后一段话,说的很精彩,那就先从最后一段话说起。

      全书的最后一段文字是这样写的:

      “坐在椅子上的德.盖尔芒特公爵,我望着他,钦羡过他,尽管他的年龄比我大那么多,却并不见他老多少,我刚弄明白这是什么原因了。一旦他站起身来,想要站住的时候,他便颤颤巍巍,两腿直打哆嗦,像那些老迈年高的大主教的腿脚,年轻力壮的修院修士向他们大献殷勤时,在他们身上只有那个金属十字架仍是牢固的。当他要往前走,走在八十四岁崎岖难行的巅峰上,他非颤抖得像一片树叶不可,就像踩着不断增高的活高跷,有时高过钟楼,最终使他们的步履艰难而多险,并且一下子从那么高摔落下来。我想我脚下的高跷恐怕也已经有那么高了,我似乎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把拉得那么远的过去继续久久地连结在自己身上。如果这份力气还让我有足够多的时间完成我的作品,那么,至少我误不了在作品中首先要描绘那些人(哪怕把他们写得像怪物)写出他们占有那么巨大的地盘,相比之下在空间中为他们保留的位置是那么狭隘,相反,他们却占有一个无限度延续的位置,因为他们像似水年华的巨人,同时触及间隔甚远的几个时代,而在时代与时代之间被安置上了那么多的日子--那就是在时间之中。

  这段话我反复读了四遍,渐渐理出一点头绪。这段含义深奥,用词难以理解的奇特的话语,它点出了本书的主题:追忆,似水的,年华。年华就是时间,时间赋予年华以色彩,时间是永恒的巨人,而小说中的人物所处的空间非常狭隘,在时间上却占有巨大的延续位置。
       整部小说没有多少你可以记忆的事件和人物,人的精神却始终有着天地中心的位置。不管多少人和事,最终只有似水的年华不停地流淌。
       他把自己因不堪重负的病体而脱离实际生活的无奈状态变成了挖掘大脑里的“珍贵矿脉”的好机会,对那些珍贵的矿藏做了最好的开发。因为身体原因,最后他不得不一次次地裁减社会义务,而顽强地致力于写作,一直到生命的终点。他认为在他身上,作为作家的精力已难以满足作品的苛求。奄奄一息的生命再加上超乎常人忍受力的困顿使他不堪重负。即使这样,他还是坚持把自己的作品安置在时代与时代之间的时间之中。 
       还要说的是他把 84岁的老年人的形态在这段文字里写得那么入神入画,像欣赏油画上的人物那样逼真:颤颤巍巍,两腿直打哆嗦。。。。只有十字架仍是牢固的颤抖得像一片树叶就像踩着不断增高的活高跷等等。他认为这个年龄的老人几乎没有了生命的迹象。由此他想到自己并不比他们好多少,说自己“脚下的高跷恐怕也已经有那么高了”。即使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依然坚持写书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